【曹郭】猫 06 憾事

05 猫薄荷 上课摸条小鱼。


猫有猫的世界,人不懂。

小屁孩儿有小屁孩儿的世界,曹操也不懂。


曹操喜欢睡在郭嘉枕边,多数时候柔软无声,少数时候呼噜呼噜。

猫一觉睡不久,无云无风的夜晚,它从梦里醒来,借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着沉睡的郭嘉。

小孩子脸上总是毛茸茸的,可能因为梦里的故事,偶尔露出细微的喜悲表情。额角因为打架留下的疤痕还在,浅浅的一道。


再飘逸潇洒的人物也有童年,曹操上辈子听郭嘉讲过在颍川的童年生活,调皮捣蛋,为非作歹,鸡飞狗跳。

“多亏您收留。”郭嘉双手缩在袖筒里,笑眯眯地说。

他说话似真似假,曹操难以分辨。

“主公呀。”郭嘉又把手拿了出来,靠在嘴边哈着气,“真想看看您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大概比你好点儿。”


后来郭嘉换了说辞。“真想看看您老了是什么样子。”

曹操不解,“老了有什么好看?”

郭嘉赌气似的,“看不到的就想看。”

“怎么会看不到?人都有老的一天,”曹操看了眼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微仰着头。“虽然孤这么英俊潇洒。”

郭嘉缩在宽大的衣服里笑得颤抖。


从前他们说过太多话,也有太多话没有说过,还有些话没有听懂。

当曹操成了一只猫的时候,才觉得懂了一些。

可是现在的郭嘉只是把一颗石子从家门口踢到校门口再踢回来的小屁孩儿而已。

而曹操有那么多话想说,开口却只能发出几声软嗲的喵喵喵喵。


雪似杨花,杨花似雪。

人生憾事,总是如此。

当浮一大白。

评论(7)
热度(67)
©小郭的电热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