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郭】猫 05 猫薄荷

04 写诗


曹孟德曰: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猫。

郭奉孝曰:神说,要有梦,于是就有了猫薄荷。


曹操第一次嗑猫薄荷的时候,整个猫是震惊的。

它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是嚼了几片叶子,就突然失去控制,四肢发软,不由自主地往地上滚。

天啊云啊树啊房啊悠悠地转。

这个感觉倒是挺熟悉,上辈子喝醉了酒就是这样。

区别是上辈子喝醉了眼前通常都是郭嘉,而现在眼前是一片五彩斑斓的花海,有几只小耗子在里面窜来窜去,却怎么抓也抓不着。

曹操绝望地想:我差不多已经是只废猫了。


当然这是第一次,没经验。

后来嗑多了之后,曹操虽然依然无法控制身体,却能熟练地控制幻觉。

于是它时常能看见以前的郭嘉。

有时发言盈庭,有时沉默不语,有时缠绵病榻,有时意气风发。

有时在烛火里看书,有时在月色下喝酒,有时在春色里相见,有时在大雪中告别。


为了让那十一年的画面仔仔细细地在眼前播放,曹操嗑秃了三盆猫薄荷。

有时候幻觉太过真实,会让人产生可以触碰的错觉。

比如现在,曹操看见郭嘉一袭蓝衣从远处盈盈走来,喊他,主公。

随步伐摆动的衣角,随微风飘扬的发丝,一切都跟过去一模一样。


曹操站起身,拉住郭嘉的手,问,你想孤吗?

郭嘉说,想。

曹操热泪盈眶,孤也想你,孤写了好多信怀念你,你知道吗?

郭嘉含泪点头,我知道。

呜呜呜呜嘉嘉!

呜呜呜呜瞒瞒!


“啪!”

一个重物砸醒了曹操的美梦。

它趴在花盆上睁眼,看见郭嘉背着小书包站在门口,作势又要把另一只沙包往过来扔。

“哈哈哈哈哈看你那傻样儿。”郭嘉笑。

唉,曹操叹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才长大呢?



评论(4)
热度(56)
©小郭的电热毯 | Powered by LOFTER